慈悲 -扎金花游戏新闻网2017扎金花游戏
旧版新闻网

扎金花游戏

  图片网  新闻热线:029-83858180  今天是:2017-10-11

最近更新

艺术学院团委召开《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》学习座谈会  17-10-11     “煤矿安全监察干部安全生产专题研讨班”(第三期)在扎金花游戏开班  17-10-10     计算机学院举行2017年中秋节师生茶话会  17-10-09     学校召开2017年档案工作人员培训会  17-10-09     材料学院2003级校友返校聚会  17-10-09     地环学院举行2017级中秋茶话会  17-10-09     征地建设新校区项目评估专家组来校实地考察  17-10-02     国务院举行国庆招待会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   17-10-01     各单位积极召开安全稳定工作会议  17-09-30     材料学院召开实验室专题工作会  17-09-30     后勤召开科级以上干部会议 安排部署“两节”期间工作  17-09-30     地环学院举办烈士纪念日等主题活动  17-09-30     黄庆享教授论文被日本JST全文翻译转载  17-09-30    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烈士纪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献花篮仪式  17-09-30     通信学院组织学生参观校史馆  17-09-30     习近平: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  17-09-30     管理学院物流管理系与苏州万隆华宇物流有限公司达成战略合作  17-09-30     “优秀西科人”新闻专题:正义大学生 勇为小英雄  17-09-29     网络扎金花第四十九期党校结业  17-09-29     网络扎金花举行第三届金相技能大赛颁奖典礼  17-09-29    

扎金花游戏慈悲 

  1. 发布时间:2017-9-13 15:30:47
  2. 字号:
  3. 作者:丰大美
  4. 来源:宣传部
  5. 点击数:1447

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呢?仔细想想,突然想起来,入冬时节的那个周末,适逢当时就读的旬阳中学建校七十周年。

我与弟裹着厚厚的棉袄,坐上了开往镇上的车。下车时已是傍晚时分了。回家还有一段路程,天色向晚,不找去村上的车是不行了。

一股刁钻的风,卷着沙子铺天盖地的向我砸过来,打的我鼻涕眼泪一并迸发出来。我与弟缩着身子,失落中又暗怀希望地找着车子。

此时镇上的路灯像刚刚睡醒似的,发出昏黄的光线,电线杆的影子缩在电线杆后面,似乎被风吹歪了。我揉揉眼睛,拉紧背包的带子,咽了口唾沫,继续向前艰难地迈步。

快到街尾时,我觉得肯定没有车了,心里正犯愁,突然一道人影从巷子里闪出来。那人径直走到街尾树下,推出一辆摩托车,打响后,车尾红灯闪了闪,就要向前驶去。

“师傅!等一下!”

我扯着嗓子一声长吼,旋即和我弟奔上去。

“师傅,我俩去台子村,你开个价!”我弟直奔主题。

那师傅看起来五十多岁,瘦瘦的一张脸,脸上的皱纹仿佛刻上去的,带着一副石头镜。

“学生娃?”老师傅问。

“搁县城上高中呢!回来天黑了,也找不到车了。”我急忙回话。话间心里嘀咕,这样的天气又是这种时候搭车,不被宰个三四十块钱,太阳能从西边出来。  “学生娃上学也不容易,一个人就十块钱吧!上车。”我俩一听这话,赶紧往车上挤。三个人一坐踏实,车身压低了几寸。

老师傅轻车熟路,我们和他在寒风中攀谈起来,嘴巴都冻得生硬,说话老包不住风。

师傅姓王,是我们隔壁村的人,家里二儿刚毕业,大儿智力有点问题,又常年得病,隔三差五就要去医院躺上几天。五十多岁的他,白天边照顾儿子边跑车赚医药费,晚上还得回家喂猪。

山间的风似乎猛了几分,吹的我直哆嗦。这种天气在我们这一带的冬天,并不少见,念及老师傅五十多岁的人,长年累月开着摩托在山间奔波,我和弟的心情也跟着低沉了几分。时代在进步,国家在进步,日子虽然达到了温饱,可还是有一些老百姓生活得很艰难。

就在这时 ,前方转弯处一道刺眼的亮光射过来,一辆车一熄火不偏不移挡在路中央。

老师傅以为是别人车子抛锚了,把摩托开到近处,停下来准备帮忙。谁知车上跳下来两个交警,带头的站在光亮的车灯前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声沉如钟地说:“你好,请出示驾驶证!”

老师傅顿时僵住了,半天一动不动。带头的一示意,另一个交警对着我和我弟一顿吼:“学生?不知道注意安全?这摩托车能载这么多人?愣着干啥呢,给我下来。”

我和弟第一次见这阵势,不知道是太冷,还是给吓到了,身体抖个不停,只得乖乖下车。

老师傅脸色铁青,皱纹似乎更加深刻了几分。在寒风中,老师傅颤颤巍巍掏出驾驶证,那双粗糙的手上,横着一条条冻得发紫的血管和筋肉。

“王师傅,你超员驾驶,这摩托车我们要带回去,你如果有什么问题,赶在后天之前到交通大队找我们处理。”带头的一边说,一边把一支笔插进口袋,熟练地撕下一张罚单连同驾驶证一起递给老师傅,让另一个交警开走摩托车。

我和弟一听,心急如焚,却无能为力。只能傻站在一边,听天由命。

就在这时候,老师傅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抱住带头交警的腿,颤声说道:“交警同志,我儿子还在医院躺着,等着我开摩托赚钱救命呀,你们不能就这样没收了!收了它,我和我儿子怎么活呀!交警同志,我五十多岁了不打紧,你得给我儿子留条活路呀!”看老师傅眼泪横流,带头交警递罚单的手突然在半空中停了片刻,那个准备开走摩托的交警也愣住了,转头看着他。带头交警把罚单收了回去,掏出笔,重新开了一张罚单,写完拉起老师傅,低声说道:“我们是按规矩办事,更是为了你们的安全。车今天不收,你得交150块钱罚款。”老师傅叹了口气,在兜里摸索了半天,递给交警2张皱巴巴的100元钞票。

我弟性子冲,终于忍不住吼道:“那都是老人家的血汗钱,你们拿着能心安?”

“超载有多危险你们不知道?交通规则不是我们定的,但是既然有规定,我们就得按规矩办事!”准备开走摩托的交警,狠狠地训了我俩一顿,把车交给老师傅。

“天不早了,把这俩孩子先送回去,路上注意安全。但是下不为例,以后不要超载!”带头交警把罚单卷着钱和驾驶证,递给老师傅。

老师傅擦了一把泪,无奈地摇摇头,把接过来的罚单、钱和驾驶证,塞进衣兜里。

那一刻,我莫名的心酸。法律法规?那人情呢?利用法律做幌子,为自己谋利,让那些疾苦大众怎么活?

后面一路上,我们三人都没说一句话。沉默像庞大、沉重的山丘,压的我透不过气来。

到村子了,我和弟迎着冷风,挪动冻僵的身体,歪歪斜斜下了车。一个小时的车程,我都难以忍受,我不清楚在前面为我们遮挡了一路风寒的老师傅,是怎么撑过一个个寒冬酷暑的。

“大爷,车……车费……”舌头冻僵了,说话都不利索的我,递给老师傅100块钱,我本想不要他再给我找钱,但想起自家的情况,到嘴边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老师傅接过钱,掏出那卷交警给的钱直接递给我,然后又把手伸进衣兜里摸索。

看着那卷钱,我一愣,舌头瞬间利索了:“大爷,你等会儿,这钱不对!”

我弟和老师傅都被我吓了一跳,转头盯着我,眼神里充满疑问。

我喘着粗气,把那卷钱仔细数了三遍。

“210?”我眼睛瞪的老大,提高音量吼道:“咋回事?交警不识数么?怎么倒找10块钱?”“啥玩意?”我弟一把将钱拽过去,仔细一数,一分钱不少,210块钱。

“大爷,罚单我看看!”我急忙冲着发呆的老师傅要罚单。他怔了半天,才把罚单递过来。我借着车灯打开罚单一看,上面写着几行字:  “王师傅,我们交警兄弟都是有血有肉的人,您家里生活有困难,我们也有我们要履行的职责。您跪下来,我们心都在滴血,10块钱您拿去买包烟,以后千万要注意安全呀!”

我彻底懵了,心里突然对这些交警同志肃然起敬。

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交警大哥们,给我上了意义深远的一课!




 友情提示: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。

 

 

  • 编辑:逸心